湖北日報訊 圖為:社會科學界委員曾成貴談如何加快落實報告精神。(記者 曲河 攝)
  圖為:省民進葉青委員在分組討論上發言。 (記者 張朋 攝)
  圖為:婦女界委員任蔚發言。 (記者 曲河 攝)
  記者劉娜
  閱讀提示
  “2014年是改革年”,改革成為社會各界關註的焦點。
  不久前,省委全會通過的貫徹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的《意見》提出,全面深化改革,必須把解放思想作為“第一道程序”。“第一道程序”如何啟動?解放思想,對於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,對於政府職能加快轉變有何意義?讓我們傾聽代表、委員和基層群眾的聲音。
  “一看二慢三通過”,要不得!
  武漢和平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黃崇勝最近碰到一件煩心事:公司旗下一家子公司在辦理更名時,竟被要求提供外地股東的計劃生育證明。
  2日,省政府召開市場主體座談會,黃崇勝受邀參加。他以這件事為例,呼籲各級各部門進一步解放思想,簡化辦事程序,提高辦事效率,更好地服務市場主體。
  為什麼不能給市場主體開綠燈?省人大代表、湖北宏源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尹國平認為,根源在於“利益”,部門利益、行業利益甚至個人利益。“改革,就是要調整政府與企業的關係,政府要真心實意地讓渡抓在手上的利益,讓市場起決定作用,讓市場主體更自由。”尹國平說。“‘一看二慢三通過’,要不得!”在湖北做了30多年生意,黃崇勝痛心地說。
  社會科學界委員、華中科技大學教授歐陽康認為,改革開放以來的幾輪經濟發展浪潮,我們落後了,面臨中部崛起機遇,湖北提出“建成支點、走在前列”,思路很好,關鍵是要真正解放思想,放開手腳,把藍圖變為現實。
  解放思想需要更新文化土壤
  有的地方、有的領域,為什麼不願改、不敢改、改不動?“我們走的路,不僅是歷史上沒有走過的,也是世界上其他國家沒有走過的。”歐陽康說,對中國而言,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解放思想,進入新階段,我們除了強調摸著石頭過河,更強調加強頂層設計,這更需要改革、創新。“思想不解放,導致發展的潛能沒有充分激活。”省人大常委會委員、省委決策支持顧問馬哲軍列舉了束縛發展的“無形”牢籠:政府管得過多過細過死,企業活力難以釋放;壟斷行業過於強勢,對民營資本產生擠出效應;準入門檻太多太高,弱化了個人的創業衝動……“首先要破除思維定勢。”馬哲軍認為,政府要實現從管理者到服務者、從全能變有限的轉變,使越位的歸位、缺位的到位、錯位的正位。他說,在深化改革上,一些思想觀念的障礙往往不是來自體制外,而是體制內,這就要求政府部門以自我革新的勇氣,跳出條條框框的限制,剋服部門利益掣肘,把過去習慣的、熟悉的、自以為是的思想觀念改造掉、革除掉、拋棄掉。“解放思想需要更新文化土壤。”歐陽康認為,湖北地處內陸,長期以來形成的小農經濟意識、小商品意識、小碼頭意識還未根本除盡,封閉保守的、官本位的、不利於改革開放創新的文化土壤較為深厚,必須大力弘揚發展文化、改革文化、創新文化。
  別讓“第一道程序”成了“第N道程序”
  馬哲軍舉例說,他在江蘇昆山考察時,當地人跟他講了這樣一段往事:改革開放之初,江蘇省對昆山的定位是大力發展農業,昆山卻認為自己毗鄰大上海,承接上海產業轉移更有優勢,於是,凡在上海沒有落戶的外資企業,昆山都一一對接;對外商的服務也做到細緻入微,譬如,周末,會告訴他們附近做禮拜的教堂在哪裡。“這就是真解放,真解放才能帶來真發展。”馬哲軍說,解放思想提了這麼多年,為什麼還要強調,就在於一些人是假解放,嘴巴上解放,行動上不解放,使“第一道程序”成了“第N道程序”。
  對此,歐陽康也深有同感。他舉例說,1+8武漢城市圈提了這麼多年,實際上還是各自為政,連電話號碼都沒統一。
  怎樣解放思想?歐陽康認為,首先要對湖北的實際有全面深入的瞭解,在此基礎上,把國家政策用足用好,發揮地方人大的立法作用,在法律許可的範圍內,制定更加有利於市場主體公平競爭的法律法規。同時,在社會管理方面更新理念,提供更加便捷有效的服務,為企業和個人發展創造更大的可能性空間。
  (原標題:圖文:“第一道程序”如何啟動)
創作者介紹

不織布

uavbkpvlqog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